連假讓城市變得安靜,腦袋也暫時跳脫,想些無關現實空間的事。
不可否認,若非占據了國際新聞頭條(當然島內媒體繼續自外地獨步全球)好些時日,我並不會想記起在敘利亞的日子。
投身進新事物後,便習慣性地切割過去。
許久未想到旅行,回憶變得片片段段,只能用不多的照片拼湊,彷彿看著另一個人的經歷。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那種緊密的空間、空氣中懸浮著的藍色粉塵、有著皺紋的光線。
慢慢記起,那天在村子裡爆胎,買了一大罐汽水邊喝邊蹲在路邊換胎,即可拍相機被圍上來的野小孩偷走,氣急敗壞的想馬上逃離這個國家。
向一個「比較」羞赧無害的神情問著往邊境的路,接著便引我來到他的家。
壯碩的婦女在屋後切出一盤水果,忘記是什麼,吃起來應該像是香瓜,大人與孩子們皆很安靜,相對無言,比較大的孩子給我看他的英文課本,男主人示意,我該走了。

那個下午,是整段旅程後半,唯一一次受到陌生人友善的對待,進到他的家裡。
拍照的時候應該有點激動。
已經不去想起那份激動很久了,以致現在不免有點強說愁的成分。

再過一天假期就要結束,繼續偶爾瀏覽BBC的消息,偶爾想起一些畫面。

Homage to People of Syria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