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得知歐盟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奬,不知前天才見到的,滿口髒話的David Cerny作何感想?

對國際新聞有些印象的話,會記得2009年初,歐盟被一件巨型的「雕塑」攪到天翻地覆(「連台灣都有關於這作品的外電新聞」,當我告訴他時,David兩眼睜大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捷克為了慶祝當年輪值歐盟主席,並象徵歐洲27國的團結與情感,特別委託享譽國際的當代捷克藝術家David Cerny招集來自各國27位藝術家一起合作大型的公共藝術,將展示在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


揭幕當天,所有的人先是撲哧一笑,再過一下,整件事就愈來愈不好笑。這件名為Eutorpa的作品將每個國家高高懸掛在空中,像是小時候玩的可以沿邊緣處用手轉下的塑膠玩具,每個國家的形狀清晰可辨。

但在國界圍成的國土中:保加利亞是蹲式馬桶、 丹麥是樂高玩具拼成的穆罕默德頭像、 法國被一面 "GRÈVE!" (罷工) 旗子覆蓋、德國的幾條灰色高速公路組成卍、義大利的足球場上每個球員拿著球磨蹭下體、荷蘭在一片海水中數根清真寺尖塔穿刺而上、西班牙是一片建築工地的水泥還有東北方一角的水泥攪拌機、斯洛伐克是一塊匈牙利香腸、該是英國地方空無一物……整組作品有個附標'"Stereotypes are barriers to be demolished"(刻板印象是要被消除的藩籬);而號稱「各國27位藝術家一起合作」的作品,全出自David一人加三位助手。

道道地地的捷克式玩笑。看似輕薄、惡毒、粗鄙,對自己也對他人,背後是無法信任這個世界的苦澀。但是配上那副標一起觀看,其實是很簡潔有力的聲明。

「這幾乎引起一場戰爭」,David說。許多國家要求捷克政府正式道歉,尤其是保加利亞,後來那片馬桶被黑布蓋起來,最終在強烈的壓力下David出面道歉。「現在我有一點後悔,當初是不是該堅定一點,但……去他媽的!」他瘋狂的眼神有點黯淡下來。

「爭議不是因為作品本身,而是後續各國的反應;在現在見怪不怪的自由社會,已經沒有什麼東西稱得上爭議了。」這個曾經打到歐洲各國痛處、戳中人們笑穴的男人,似乎並不覺得當年的事蹟有啥了不起,畢竟連捷克民族復興的象徵布拉格國家劇院上頭,他都敢設計一個坐著的金色巨大男人雕像,手扶下體,定期從那「管子」向外噴出水柱(雖然這金色男人最終還是沒被安上國家劇院屋頂)……

「只有20幾年前那次,你可以叫爭議,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囚犯,被關在巨大的監牢。」他指的是1991年某一天,他和一夥藝術學校的「惡棍」,在清晨五點時分將共產時代重要紀念象徵的蘇聯坦克用噴漆噴成粉紅色,並在砲塔頂立起一根巨大的中指……

David被以危害公共秩序法辦,而在俄國抗議之下坦克被重新漆成綠色。1989年天鵝絨革命後兩年,雖然聽命於蘇聯老大哥的共產時代已結束,哈維爾當上總統,俄國的勢力仍從上到下遍布在捷克。

在當時仍然不安的局勢中,這個「粉紅坦克行動」是否策劃了很久?「最多十天。那時朋友之間根本沒有辦法用電話聯絡,而且有些人前一晚還爛醉在酒吧裡……你知道嗎,要想辦法把這群人在半夜約在一個地方行動真是困難!」
 
雖然沒有正面承認是否懷念那段年輕歲月,但他清澈發亮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粉紅坦克當年在紀念碑上的原貌。
 
 
「去年粉紅坦克乘船沿著伏爾他瓦河回到布拉格時,俄國人還是氣得跳腳抗議。」David不無得意地說......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