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ech Republic. Brno. 2012/11/1 

 

這幾天是萬靈節,和美國萬聖節的歡樂氣氛很不同,是真正紀念逝者的日子,有點像我們的清明吧,店裡很早就擺出花圈供人帶去墓園,人們會在墓前點上蠟燭,聽說往往可在晚上看見山坡一片燭光…

先是雪,後來不停的雨,城裡一片淒清,連電車都不知跑哪兒去了,但回旅館的途中,腦袋灼熱不已,全是剛剛吉普賽歌曲的烈火。

他們說Ida Kelarová才從以色列表演回來,身體微恙在家休養,無法見到這位舉世知名的吉普賽女歌手與教育家有點失望,但我仍可在旁觀看她原定要來帶領的這場音樂練習。

幾杯啤酒下肚,推開門,從八、九歲到二十多歲的吉普賽青年眼神發亮,唱出一片激昂的音浪,不久由Ida的老搭檔,禿頭凸肚的Desiderius Duzda帶領樂曲前進,並與年輕人像是一問一答般地呼應著,整個空間隨之旋轉、搖晃、溶解。

曾經只在CD或電腦檔案裡聽過的黑人靈歌中,撕心掏肺的感官與神聖性,現在在我眼前,由這些(人們提醒你走在路上要多多提防、只會不斷生孩子領補助款、把國宅內一切值錢的東西搬空還在裡頭生火、國家與社會的負擔的)吉普賽人,傳達出來,無與倫比的痛苦與狂喜。

「歌詞的意思是,孩子向父親傾訴着,母親正在死去。」

透過翻譯我無法確定是否能掌握正確意思,但若是戴上耳機或透過好的音響,音樂會自己說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zewu 的頭像
tzewu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