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琳娜礦場巨大的採礦機具

 

在另一邊的捷克,為了發展重工業所留下的痕跡同樣歷歷可見,讓人看見從第一共和以至共產時代,捷克斯洛伐克強盛的工業所憑藉的基礎,和斯洛伐克的差別在於,它們仍持續運轉,仍是國家背後重要的動力。礦業重鎮莫斯特(Most)就是其中之一,它位於捷克、德國、波蘭邊境一帶,被稱為「黑三角」的區域,曾經是全歐洲汙染最嚴重的地帶。

 

「我的外曾祖父死於礦災,外曾祖母改嫁後,第二任丈夫不久也死於礦災;外祖父則是一九三二年西北波希米亞礦工罷工運動的工會領導者之一,最終他們爭取到改善薪資及安全條件的成果。」曼可羅娃娓娓道來他們家族與礦業密不可分的關係。時至今日,她依然住在外曾祖父百年前辛苦勞動的地方。身為自由接案者,她時常受煤礦公司委託翻譯、拍照、寫稿、教授員工英文等工作,從暗無天日的礦坑到手持攝影器材,四代人的生活皆與礦業息息相關。

 

隨著她進入鄰近的白琳娜礦場(Doly Bilina),我們好像小螞蟻掉入一個碩大無朋的碗缸。地表被挖出一個大窟窿,猶如航空母艦的機具沿著碗缸邊緣轟隆隆運轉,將看似無用的泥土不斷開挖並運進輸送帶,泥土裡藴藏的「褐煤」,是此區域百年來最重要的命脈,豐富的礦藏主要提供給鄰近電廠發電之用。與百年前相比,礦工已不需要冒著生命危險下到暗無天日的地底,而由大型採礦機具依照科學機算的方式露天挖掘,「去年我們創紀錄地開採出一千萬噸的褐煤量!」工作人員引領我們參觀最新的大型採礦機時自豪地說,不久前捷克總統也才登上它的控制台。

 

隨著採礦科技的進展,周遭環境也有不小改善,城裡的街道寬敞,甚至頗有綠意,很難想像,過去黑煙彌漫、汙染嚴重的景象。「我還記得以前每到秋天,空氣中就會有股令人窒息的氣味,煙霧籠罩的時候,能見度往往只有幾公尺,兒童常常生病。」曼可羅娃回憶道。褐煤燃燒後會產生二氧化硫,導致北波希米亞地區居民在一九八〇年代染上呼吸道疾病的比例是全國平均的兩倍,酸雨並使厄爾士山脈(Ore Mountains)的森林大量死亡。

 

 被層層挖開的大地

 

九〇年代初,政府開始檢討並展開補救措施,包括在發電廠裝設汙染過濾裝置,以及種植新的樹苗,十年過去,空氣不再令人難以忍受,山坡再展青綠,開採完的區域也都陸續進行回復環境的做法。「我們現在有專業賽車場、賽馬場,還有葡萄園及湖泊,都是從開採完的土地再規畫而來。」曼可羅娃說。「現在住在這裡還不壞,而重要的是,讓許多人有工作機會。」

 

但仍有些事物「再也回不去了」,為了擴展煤礦的範圍,莫斯特的中世紀舊城區在一九六七年被夷為平地,在五公里外的地方密集建造了一排排水泥公寓,讓廣大的勞工居住,就像我在斯洛伐克的新杜布尼采所見,只不過已沒有早期五〇年代史達林時期的宏大規模,而是用預製模板快速興建的水泥方盒子,被哈維爾形容為「鴿籠」的擁擠集合住宅:Panelák。

 

縱使一座教堂被完整遷移保存、開採完的礦坑綠化成湖泊,但人們已永遠失去與過去的聯繫。「我還記得古城區漂亮的教堂與窄巷,媽媽會帶著我去那裡逛街,到文化中心上舞蹈課⋯⋯,舊城區拆除後,許多吉普賽人住了進來,環境變得髒亂不堪。當一切都消失以後,我愈加懷念舊城區,可惜很多珍貴的事物都被毀掉了。」曼可羅娃感嘆道。

 

 莫斯特郊區的一處集合住宅,整排空蕩。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